干粮去你的肉

不撩,我们不撩。

巴啦啦小魔仙,呆毛变猫,全身变!

早上的迦勒底,已经有不少在来来回回在走动的英灵了。
有的英灵刚从模拟战斗室出来,结束了自己的晨练,握着枪举着剑喊着“不够不够”。喜静的英灵便坐在大厅里喝着茶水看些书籍,而剩下更多的,就是围在刚起床的御主身边,以防这个迷糊的人被空气砖给拌倒了。
卫宫端着自己引以为豪的煎蛋培根放在御主面前,看见咕哒子还是一副睡眼迷蒙的模样时,脸上原本慈爱的表情立刻变得正经起来:“御主,你起来有好好洗漱么?怎么还是很困倦的样子?”
然而无论他是认真还是严肃,在咕哒子眼里全都自动替换成了唠叨的老妈子形象。
她一边“嗯”着点头一边轻轻打呵欠,细白的食指曲起擦拭了眼角刚刚泛出的泪:“昨晚和梅林商量了点事,太过兴奋了。”
眼光随着卫宫上菜的动作而移动,咕哒子的声音终于少了一点点困意:“今天的早餐也很丰盛啊。”
“反正每次都吃得完。”卫宫倒是觉得不在意。
坐离咕哒子最近的玛修笑着帮她整理着睡乱了的头发,又看了一眼坐在餐厅的英灵们,有些纳闷地开了口:“奇怪,没有看见骑士王呢,早上去晨练时也没碰见,我还以为她提前结束修炼来吃早餐了。”
不远处的一个东张西望的骑士,在听见“骑士王”时,连忙“默不作声”地挪近了椅子。
“阿尔么,”咕哒子似乎才是想起了什么,有意无意地忽然提高声量,“我让她单独去完成一项试炼了,大概三天后回来。”
卫宫终于开始心疼桌面上的食物。

而听见所有对话的莫德雷德有些郁闷地嚼着牛角面包。
怪不得今天早上没有看见父王呢。
有什么试炼不能交给她,而要去交给父王,她难道比不上父王么?
……或者两个人一起去也行啊。

迦勒底的另一边,某个英灵的房间。
不同于餐厅里众人的欢声笑语,这个房间里明明也有着鲜明的存在,却安静如鸡。
房间里有着干净的地板,简单的装饰,靠墙处的大床上有着柔软的羽被。

羽被上坐着一只毛发淡金,碧眼绿眸的猫。
那猫脖颈上还系着一张靛蓝色,稍显厚度的披风,在它坐下时披风刚好能够垂地。
它体型偏小,但看上去十分敏捷。每一根毛发看起来都神采奕奕且毫无杂色,这让它在静坐时显得高贵异常。
猫湿润的眼睛一眨不眨,只是低头看着自己聚拢在一起的四肢和尾巴。
在僵硬住半天后,它终于动了动尾巴。
光滑柔软的尾巴随着它的意念,在被子上曲成了一个圆。
猫原本紧闭着的口张了张,然后猛得抬头,全身的毛向周围炸起。
能在不惊扰她的情况下,还将她变成猫的人只有一个。
梅林在搞什么?怎么造呼也不打就把她变成了猫?
在还未拔出石中剑,阿尔托莉雅还是个见习骑士时,陪伴她游历的梅林曾经把她变成过各种动物,来增加她的阅历和知识。
她变成过猎犬变成过游隼,变成过游鱼甚至是蚂蚁。
但那时是因为在学习,同时也是在满足她年少的好奇心。现在她的大不列颠都完了,自己都成为英灵了,梅林还要把自己变成一只猫?
在床上来回走动着适应身体,阿尔托莉雅觉得又奇怪又无奈。
她想起昨天御主和梅林曾经来找过她谈话。
“试炼?我一个人么?”
“也不算是你一个人,但是具体的事情也要从明天开始才能告诉你。”
御主模凌两可的回复和梅林猜不透的笑容让阿尔托莉雅感到困惑,但依旧是欣然接受。
她是圆桌骑士的首席,大不列颠的王。
骑士的剑从不离手,她有骑士王身份的骄傲,也带着对自己实力的信心,无论是和谁,是什么试炼,她都能赢得稳当。
但不是这个,她不能接受自己在不告知的情况下变成了一只猫。
灵巧地跳下床,阿尔托莉雅猫披着厚披风,踩着肉垫出了房间。
她得趁还没有引起别人注意前,跑去梅林的房间问个明白。

莫德雷德双手交叉垫在脑后,颇显无聊地走在过道里。
最近也没什么特异点需要御主去修复,英灵自然也是可以在没有任务的前提下随意安排自己的时间。
莫德雷德原本打算故意去挑衅阿尔托莉雅,获得和她交流感情的机会,却没想到父王会离开迦勒底三天。她早餐也没什么心情吃,提前离席,单独出来散心。

“什么嘛,不带上我。”她郁闷地嚷嚷。
然后在拐角,她看见了一只披着条毯子的猫。
“诶?”
莫德雷德印象中,能在迦勒底随意散步的生物,只有芙芙。
什么时候来了一只猫,还披了条蓝色毯子?
她驻足,盯着那只可爱又可疑的猫。
阿尔托莉雅远远便听见了脚步声,但是听着数量只有一个人,加上走廊处也没有地方可以躲,她也就没有停下,迈着猫步颠颠向前。
她心无旁鸳,本是直直沿着道路走。
直到她听见一个熟悉的疑问声。
那声音在和她交流时,总带着痞气,却在语气末尾里,老是夹杂着小心翼翼的试探。
莫德雷德卿?!
她抬头才瞟到那人穿着红甲靴,就立刻低头,继续装猫,加快步子超前走。
不过是一只猫而已,莫德雷德卿应该不会特别在意。
不会在意不会在意不会在意……
阿尔托莉雅硬着头皮往前走,四肢紧张得走成顺拐,最后还是被快要路过的人一把捞起。
身体突然地离地还是让阿尔托莉雅吃了一惊,她低呼出口,却在嗓子口里压成了一句被自己口水呛住的:
“喵。”
莫德雷德双手握住她柔软的身躯,然后手指从她前臂绕过,稳稳地兜住了她。

牵(fu)着呆毛的崽!
“今天的父上已经被我预约了,不管你们穿的多花哨,都给我站远一点。”
讲真,47选1其实不是什么好文明。

愿我永远充满少年感。

get到一点,烟屁股就不要再吸了,现在咬烟的那一块唇都是苦的,对于一个极度讨厌苦味的人来说可能灌两罐清嘴都没有效果。

深夜打卡,想看看一年后。

周末,依旧在看《空之境界》
果然喜欢的人身上有同一特质
所以到底是喜欢人还是喜欢那些特质的集合点。

如果存在命运的话,你就是命中注定。

她听到她死讯的时候才确认自己回到现实了,因为在那七千多次的虚拟现实里,她从来没让她死过。

哭成傻逼。

我还没有看510,我还停留在504。
微博从昨天就一直再炸,比504那天还要疯狂,只不过这次语调都是一片凄凉,据说我最喜欢的小疯子还是被发盒饭了,最低档次的那种,啧。

现在看看,结局留下一个人都是be,团灭就好了,团灭就是he了。
自己跌入的坑,摔死也是自己的。

So am I.
So bad.
Sleep tight
(唔,这首歌是听起来很不错的歌,弱弱的安利。